裁判文书公开是依据国家有关法律及最高人民法院等有关规定,相关事宜请与各审判法院联系。
河南省许昌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许县民一初字第209号
原告刘恩洪,住山东省平邑县。
原告孟祥新,住山东省平邑县。
原告刘孟洋,住址同上。
法定代理人孟祥新,住山东省平邑县。
三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押晓克,住河南省许昌市魏都区。
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中心支公司,住所地临沂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西邻金科大厦。
负责人邓凤龙,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赵军委,河南天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中心支公司,住所地临沂市兰山区通达路367-2号。
负责人孟黎明,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维松,山东宇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韩建东,住河南省太康县。
委托代理人刘炎,住河南省许昌市魏都区。
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平顶山市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平顶山市湛河区诚朴路南段路东。
负责人石卫东,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三强,河南靖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李耿,住湖北省潜江市。
委托代理人王俊鹏,住河南省许昌市魏都区。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汉油田支公司,住所地潜江市广华寺办事处五七大道十一号。
负责人吴海燕,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孙红杰,程宏伟,河南金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刘恩洪、孟祥新、刘孟洋诉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阳光保险公司)、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永诚保险公司)、韩建东、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平顶山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人寿保险公司)、李耿、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汉油田支公司(以下简称人民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向六被告送达了诉状副本、举证通知书、应诉通知书及开庭传票,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恩洪、孟祥新、刘孟洋共同委托代理人押晓克、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委托代理人赵军委、被告永诚保险公司委托代理人刘维松、被告韩建东委托代理人刘炎、被告人寿保险公司委托代理人李三强、被告李耿委托代理人王俊鹏、被告人民保险公司委托代理人孙红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三原告诉称,2015年2月21日4时30分许,刘泽锋乘坐管艳鑫驾驶的鲁Q3E733号小型面包车,行驶到兰南高速239KM+400M时,因鲁Q3E733、鲁Q2M860、豫DE9053、鄂N23915号多车先后连续相撞,致使刘泽锋坠桥死亡。刘泽锋因交通事故而死亡,其生命权应当受到保护,原告的诉请应该首先由四车的交强险承保人在交强险内赔偿,超过部分再由各车的商业险承保人在商业险范围内赔偿或按法律规定由各被告赔偿。为了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提起诉讼,请求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被抚养人生活费、交通费、鉴定费等各项损失共计465378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被告阳光保险辩称,诉讼费、鉴定费属于间接损失,我公司不承担。在其他车辆交强险、三责险不足以赔偿的情况下,我公司愿意在一万元以内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永诚保险公司辩称,鉴定费、诉讼费不属于保险公司承担的范围。原告没有证据证明我公司投保的车辆与受害人发生接触碰撞,不应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原告诉讼请求过高,部分计算有误。
被告韩建东辩称,其所驾驶的车辆投保有保险,应由保险公司赔偿,我不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人寿保险公司辩称,如果事故属实,与我公司承保车辆有关,就交强险分项限额内与事故中其他车辆承担赔偿责任,对超出交强险部分,对原告的损失按照事故责任承担赔偿责任。不承担诉讼费、鉴定费。如果投保人已经赔付受害人损失,应予以扣除。对其他有关车辆应当保留相应的份额。
被告李耿辩称,该事故真实,我方在保险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及商业险,应在保险限额内进行赔偿。
被告人民保险公司辩称,本案受害人乘坐的车辆是追尾撞到鲁Q2M860号车,故死者乘坐的车辆应当承担事故主要以上责任。其余车辆与死者均没有损害事实,不应当承担交强险赔偿责任,仅应当承担交强险无责赔付责任。诉讼费、鉴定费不予承担。
三原告为支持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有:1、原告的身份证及户口本复印件一套,证明原告主体适格、原告户籍为农业家庭户口、原告有独生子及其年龄。2、鲁Q3E733号车的交强险保单及商业险保单各一份,证明鲁Q3E733号车在第二被告处投有交强险及商业险及车辆投保信息。3、鲁Q2M860号车的交强险保单复印件一份,证明鲁Q2M860号投有交强险,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中心支公司是适格的被告。4、豫DE9053号车的行车证、实际车主证明手续各一份,证明韩建东是实际车主,是适格的被告。5、豫DE9053号车的交强险及商业险保单复印件各一份,证明车辆投有交强险和商业险及投保信息。6、被告李耿的身份证及行车证复印件各一份,证明被告李耿适格。7、鄂N23915号车的交强险及商业险保单各一份,证明被告6适格及车辆的投保信息。8、事故证明一份,证明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当事人信息、发生经过及刘泽锋死亡的事实。9、死亡鉴定意见书、火化证明、尸体处理通知书各一份,证明刘泽锋死亡原因是为交通事故造成的。10、家庭扶养关系证明一份、户口本一套,证明死者父母在其生前由两人扶养;11、交通费票据九张,证明原告为处理丧葬事宜所花费的必然的费用。
被告阳光保险公司、永诚保险公司、韩建东、人寿保险公司、李耿、人民保险公司均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对三原告提供的证据,本院经审查后认为,证据1、2、3、4、5、6、7、9、10,六被告均无异议,且上述证据形式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且与本案存在关联性,故本院予以采纳。证据8,被告阳光保险公司、永诚保险公司、人寿保险公司、人民保险公司虽提出异议,但该证据形式合法,能够证明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当事人信息、发生经过及刘泽锋死亡的事实,故对该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对于证据11,交通费应系在道路交通事故发生后,受害人以及参加处理交通事故的当事人亲属因需到医院诊治、住院治疗以及处理交通事故相关事宜而支出的交通费用,三原告为处理本案交通事故,必然产生相应的交通费用,但原告主张费用过高,本院酌定原告支出交通费为1000元。
综合上述有效证据,结合当事人陈述,本院确认以下案件事实:
2015年2月21日4时30分许,在兰南高速公路239KM+400米(北幅),即京港澳高速与兰南高速胡同立交桥上,管艳鑫驾驶鲁Q3E733小型面包车与王明彤驾驶的鲁Q2M860重型货车相撞后,被告韩建东驾驶豫DE9053小型轿车又与鲁Q3E733小型面包车相撞,被告李耿驾驶鄂N23915小型轿车又将豫DE9053小型轿车推至鲁Q2M860重型货车左后角后又与鲁Q3E733小型面包车碰撞。事故发生后,在勘查现场过程中发现鲁Q3E733小型面包车乘车人刘泽锋在事故地点桥下地面死亡。2015年3月23日,许昌市公安交通管理支队第二高速公路执勤大队出具许公交证字(2015)第20150011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确认上述事实。2015年3月31日,经许昌建安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出具许建司鉴所(2015)病鉴字第44号法医病理学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死者刘泽锋系生前因交通事故致颅脑损伤而死亡。
另查明,原告刘恩洪系死者刘泽锋父亲、原告刘孟洋系死者刘泽锋儿子、原告孟祥新戏死者刘泽锋妻子。死者刘泽锋共有兄弟姐妹两人,其生前户口性质为农业家庭户口,母亲陈就花已逝。鲁Q3E733号车辆在被告阳光保险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及商业三责险(限额20万元)、驾驶员责任险(限额2万元),且均不计免赔;鲁Q2M860号重型仓栅式货车在被告永诚保险公司投保有交强险;豫DE9053号轿车登记车主为于在生,其于2014年11月5日将该车辆以2万元卖给被告韩建东,未办理过户手续,该车在被告人寿保险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及商业三责险(限额10万元),且不计免赔;鄂N23915号小型轿车登记车主为被告李耿,该车在被告人民保险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及商业三责险(限额为100万元),且不计免赔,该事故均发生在上述保险期间内。上年度山东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11882元/年,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为7962元/年,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46386元/年。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权受法律保护。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受害人刘泽锋乘坐的鲁Q3E733号车辆与鲁Q2M860号重型仓栅式货车、豫DE9053号轿车、鄂N23915号小型轿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刘泽锋因交通事故致颅脑损伤死亡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相关赔偿义务人应当赔偿三原告因刘泽锋死亡造成的各项损失。对本案事故中,鲁Q3E733号车辆、鲁Q2M860号重型仓栅式货车、豫DE9053号轿车、鄂N23915号小型轿车的责任承担问题,从连贯性上看,本次事故四车相撞虽有先后,但只是瞬间,属同一起混合责任事故,但根据在案证据,本案的四车相撞事故对刘泽锋死亡后果的产生原因力大小无法判断,故本院推定鲁Q3E733号车辆、鲁Q2M860号重型仓栅式货车、豫DE9053号轿车、鄂N23915号小型轿车各承担25%的责任,被告永诚保险公司、人寿保险公司、人民保险公司虽提出与死者没有损害事实,仅愿意承担无责赔付的主张,但均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故对其主张,本院不予采纳。对刘泽锋是否为车上人员,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应否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机动车辆作为交通工具,任何人都不可能永久地置身于机动车辆之上,故交强险中所涉及的“本车人员”应为在特定时间、特定空间等条件下的临时性身份,“本车人员”与“本车人员及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之间的身份,可以因特定时空条件的变化而转化,但结合本案的道路交通事故证明,及三原告提供的在案证据,不能证明本案受害人刘泽锋在发生交通事故时,其已离开车体,置身于该车辆之下,且其死亡的后果亦是因为鲁Q3E733号车辆碰撞、碾压所致,故在本案事故中,刘泽锋应属于鲁Q3E733号车辆的本车人员,被告阳光保险公司不应承担交强险的赔偿责任。因鲁Q2M860号重型仓栅式货车在被告永诚保险公司投保有交强险、豫DE9053号轿车在被告人寿保险公司处投保有交强险及商业三责险、鄂N23915号小型轿车在被告人民保险公司处投保有交强险及商业险,故被告永诚保险公司、人寿保险公司、人民保险公司应当先行在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保险不足部分或保险限额以外的部分,由被告韩建东、李耿分别承担25%的赔偿责任。对三原告提出的被扶养人生活费问题,因原告刘恩洪未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且未向本院提供证据证明其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故对其被扶养人生活费的主张,本院仅计算原告刘孟洋应获得部分。对三原告住宿费的主张,因原告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故对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经本院核定,三原告因刘泽锋死亡造成的各项损失为:丧葬费14422元(参照上年度山东省在岗职工平均工资计算,46386元/年×6个月=23193元,因三原告仅主张14422元,故本院予以尊重)、死亡赔偿金237640元(参照上年度山东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计算,11882元/年×20年)、被扶养人生活费59715元(参照上年度山东省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计算,7962元/年×15年÷2人),交通费1000元,另此次事故致刘泽锋死亡,给三原告精神上造成了伤害,故被告应支付原告一定数额的精神抚慰金,精神抚慰金的数额本院酌定为50000元,以上共计362777元。故对三原告的损失,被告永诚保险公司、人寿保险公司、人民保险公司应首先在交强险伤残死亡赔偿项下分别赔偿三原告110000元;被告人寿保险公司、人民保险公司分别在商业三责险范围内赔偿三原告下余损失的25%,即8194.25元{(362777元-330000元)×25%};因本次交通事故三原告的各项损失数额相加均未超出被告永诚保险公司、人寿保险公司、人民保险公司所承保交强险或商业险的限额,故应由被告永诚保险公司、人寿保险公司、人民保险公司直接支付。
综上,被告永诚保险公司应赔偿数额为110000元、被告人寿保险公司、人民保险公司应赔偿数额为118194.25元(110000元+8194.25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二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刘恩洪、孟祥新、刘孟洋死亡赔偿金等各项费用共计110000元;
二、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平顶山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刘恩洪、孟祥新、刘孟洋死亡赔偿金等各项费用共计118194.25元;
三、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汉油田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刘恩洪、孟祥新、刘孟洋死亡赔偿金等各项费用共计118194.25元;
四、驳回原告刘恩洪、孟祥新、刘孟洋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8280元,由被告韩建东承担2664元、李耿承担2664元,由原告刘恩洪、孟祥新、刘孟洋承担2952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内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南省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冯 涛
审 判 员  温 旭
人民陪审员  李同善
二〇一五年九月八日
书 记 员  任世杰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许昌县人民法院